«
»

Tag Archives: 朝鲜,毒品

朝鲜已成为「毒品共和国」

这些毒品除了用来换取外汇,也成为朝鲜的显贵们的消费品,这些毒品不但在害人,而且在害己,而近几年来,吸毒开始从朝鲜的上层向下层扩散。 《朝鲜日报》报导称,2008年6月,朝鲜保卫司令部要员因为误吸另一高官的含有毒品的特殊香烟,当场中毒昏迷死亡。该报引用韩国消息人士表示:「北韩生产毒品已持续20年以上,毒瘾已经扩散到军方和党高层人士。但是,必须向最高领导人隐瞒这一事实。」 在朝鲜内部,吸毒开始向下层扩散。在韩国的朝鲜流亡媒体DAILYNK,直接将朝鲜称为「毒品共和国」。该媒体访谈的朝鲜咸兴居民称:「你就想,在咸兴稍微有点钱的人,大部分都在吸毒就可以了。搞贸易的人最多。驾驶长途大客或搬运集装箱的司机也很多。甚至保安署的保安员也吸毒。」 被朝鲜毒品「攻陷」的东北三省 新华社曾于2010年报导称,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已成为毒品主要走私通道、中转站、集散地和消费地」。 但中国在指责朝鲜方面特别地小心,「委婉地」称吉林省的毒品是来自「某毗邻国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禁毒单位的官员说:「我们不宣传毒品是来自朝鲜,因为这会触及中朝之间的良好关系。」 这就是为什麽中国百姓对朝鲜的国家贩毒一无所知的原因。 朝鲜坏事干尽而有恃无恐。许多中国的国民被蒙在鼓中。过去一直认为这是中国的同志加兄弟血肉凝成的中朝友谊。 这种状况我们还能继续下去吗? 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犯滥成灾。 中国给朝鲜的是粮食,朝鲜给中国的是毒品 在中国和朝鲜之间的有些边境地区。到处都是斯大林式的建筑和瓦房,但再仔细一看,朝鲜语的标志牌、朝鲜咖啡店和遍佈城市四周的朝鲜卡拉OK酒吧都显示了跨境的影响。这个地方成了难民、走私者、妓女、机会主义者和福音基督徒的家乡,成了迷失无救的人们的集市。 在过去的十年半里,冰毒在延吉和吉林省很多地区犯滥。大量证据表明,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犯滥成灾。靠近朝鲜的边境地区,更是沦为重灾区。 中国每年在给飢饿的朝鲜多少粮食? 在中国海关信息网上查询得到的数字为,2017年3月,中国出口至朝鲜的谷物为1837.8吨,小麦粉等为2863.55吨,合计4701.35吨;去年同期中国出口至朝鲜粮食合计277.8吨。 对此,我们又该作何评论? 中国源源不断为飢饿的、嗷嗷待哺的朝鲜人送去粮食,而这些粮食并没有进入老百姓的肚子,联合国救济署调查所得到的数字是,90%供给了军队。 我国在不断的为朝鲜输血,可朝鲜却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动用国家之力,用印製中国的人民币伪钞,毒品,绑架,暗杀,无所不为地在戕害中国!…

Read more

朝鲜的毒品是怎样在戕害中国?

2011年,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在做客人民网时,透露了东北地区毒品犯滥的严峻形势,「(中国)吸食冰毒人员明显增多,东北地区滥用情况突出,东三省登记的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已佔全部吸毒人员的72%以上。」 为了抑製毒品的犯滥,中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既非沿海地区、也非毒品产地的东三省成为重灾区,出乎国人意料。与东三省接壤或为临近的俄罗斯、韩国均为毒品输入地,而非重要产地,只有朝鲜自1990年代以来在大面积种植和製造毒品。大量证据也表明,来自朝鲜的毒品,尤其是冰毒,在东三省犯滥成灾。 在靠近朝鲜的边境地区,更是重灾区中的重灾区。新华社曾于2010年报导称,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已成为毒品主要走私通道、中转站、集散地和消费地」。 延吉市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从1995年的44人增加到2010年前后的2090人,增长了近47倍。增长的速度惊人,扩展的范围越来越大,吸毒人员也渐低龄化,1996年以前平均年龄40岁左右,如今63%的吸毒者年龄在17-35岁之间,最小的不满14岁。吸毒人员也在全方位扩大。从过去个体经商、闲散人员,到现在的公务员,甚至扩大到中小学生。 东三省的毒品犯滥问题早就引起中国方面的愤怒。早在2005年,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毒品专家组甚至向媒体公开点名批评朝鲜:「犯罪份子通过与朝鲜境内的贩毒分子相勾结,将从朝鲜地下加工厂生产的毒品,通过吉林省延吉市偷运至境内,然后再运往全国各地贩卖。」 2010年中国没收的朝鲜产毒品价值达6000万美元。这个数字骇人听闻,可还只是一小部分。 针对朝鲜产毒品,中国开始与韩国密切合作。当时韩国第二大报纸《中央日报》引用外交消息称:「中国愤怒了。」 既非沿海地区、也非毒品产地的东三省成为重灾区,出乎国人意料。…

Read more

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大毒枭。

售毒所得将作为「忠诚资金」上交领导人。据透露,金正日时代,驻外使馆需每年上交10万美元左右,而今年金正恩将额度提高到30万美元。 读了这段文字,你才会发现,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大毒枭。 不仅种植是国家行为,连贩毒都是国家行为,你不感到这真的很可怕吗? 每年的春夏之交,在很多朝鲜的劳改营外,大片的罂粟花便会在阳光下妖艳地开放。罂粟在朝鲜是个神秘又公开的存在。 毒品贸易与导弹出口一起成为朝鲜获得外汇的重要手段。而兴隆的毒品贸易,让中国东北三省饱受毒货之害,而这一严重问题也得到中国官方高度关注,打击力度不断加大。 去年以来,吉林省缴获鸦片数位列全国第3、缴获杜冷丁数位列全国第5、缴获冰毒数位列全国第6、缴获毒资数位列全国第8。 由于朝鲜的毒品生产量大增,朝鲜政府为出口毒品,与中国贩毒组织、俄国和日本等国的犯罪集团合作。 ——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去年以来,吉林省缴获鸦片数位列全国第3、缴获杜冷丁数位列全国第5、缴获冰毒数位列全国第6、缴获毒资数位列全国第8。特别是今年,目前已破获毒品刑事案件339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367名,缴获各类毒品6.139吨,位列全国第一。 ——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中国时报》报导说,在朝鲜首都平壤市东北130公里的大田裡,内容显示军方控制区内,有一大片山丘覆满罂粟花。 在朝鲜东北部清津市还有工厂,据说是用来生产海洛因。 还有另一片罂粟花田绵延过山的另一边,可想而知其规模之大;朝鲜军方长久以来一直在执行「白铃花项目」生产海洛因。 罂粟种植为「国策」:卖100万美元毒品就成为「桔梗英雄」。 在全世界,所有的毒品交易都是属于严厉打击的重罪!   在中国贩毒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罪行,贩卖海洛因(冰毒):50克以上,可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并处没收财产;10∼50克,7∼15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克以下,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可在朝鲜却是英雄:「贩毒英雄」。这样的英雄恐怕只能出在朝鲜。…

Read more

Sections

Shows

Local News

Tools

About Us

Follow Us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