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7

哈佛高材生居然为这事向大学教授寄炸弹(下)

《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原文摘录 工业革命极大增加了城市规模和城市人口比例,而人群聚集会增加压力与攻击性。 技术变革导致现代社会的变化十分迅速,因此整个社会不存在稳定的框架和价值观。 有些人急于拯救自由却不愿牺牲技术带来的所谓好处,他们会提出天真的新式社会构想来调和自由与技术。 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每一个人都必需向技术的需要低头,而且理由十分充分:如果人的需求被摆在了优先于技术需要的地位,就会出现经济问题、失业、短缺甚至更糟。在我们的社会当中,精神健康的概念主要被定义为在多大程度一个人能够根据体系的需要行事并且不会流露出承受精神压力的迹象。 经济体系所能容纳的企业数是有限的,我们大多数人只有成为别人的雇员才可以生存。 工业-技术体系可能幸存也可能崩溃。假如该体系幸存下来,可能最终将会降低生理与心理的痛苦水平,但在此之前必须经历一段漫长而痛苦的调整期,而且人类与众多其他生命体也将付出惨重代价,永远沦为社会机器上的齿轮。更有甚者,假如这个体系幸存下来,将会导致不可避免的后果: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改革或改进这一体系,使之不至于剥夺人的尊严与自主。 假如这一体系崩溃,结果依旧会十分痛苦。但是体系规模越大,崩溃造成的结果就越可怕。因此假如真要崩溃的话最好赶早不赶迟。 所以我们主张发动针对工业体系的革命。这场革命可能使用或不使用暴力,可能突然完成也可能在几十年时间里相对循序渐进地进行。我们无法预测这一点。但是我们的确为那些憎恨工业体系的人们勾勒了一套十分宽泛的方法,从而为反对这一特定社会形式的革命铺平道路。这不是一场政治革命。革命目标并非推翻政府,而是颠覆现存社会的经济与技术基础。 一般来说科学家都是这样。可能其中也有少数例外,但总体而言他们的动机既不是好奇也不是造福人类,而是完成权力过程的需要。其他动机对于许多科学家来说也有作用,例如金钱与地位。 科学技术也构成了群体权力运动,许多科学家都通过认同这一运动来满足自己的权力需求。 因此科学盲目地前进,不考虑人类种族的真正福祉或任何其他标准,仅仅服从科学家以及提供研究资金的政府官员与企业高管的心理需求。 体系需要科学家、数学家与工程师,否则就无法正常运作。 遗传工程的伦理规范事实上将成为管制人类遗传构造的手段。一部分人(多半是上层阶级)将决定如此这般的遗传工程合乎道德,如此这般的做法则不道德,因而他们将在实际上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整个人口的遗传构造。即使伦理规范是以完全民主的方式选择出来的,多数族裔也会将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那些很可能对于如何道德地运用遗传工程另有看法的少数族裔。真正能够保护自由的伦理规范只能是一挑,那就是禁止任何人类遗传工程。而我们可以十分有把握地说,这一点恰恰不可能在技术社会中得到实现。任何将遗传工程贬低成配角的规范都不可能维持下去,因为生物技术的巨大力量所产生的诱惑是无法抗拒的。特别是在大多数人看来,大量生物技术的应用显然且肯定是有益的(可以根除身体与精神疾病,赋予人们当今世界所需要的能力)。基因技术必将不可避免地得到大规模应用,但应用方式只能与工业-技术体系的需求相一致。…

Read more

哈佛高材生居然为这事向大学教授寄炸弹(上)

1978年5月25日,美国西北大学的工程教授巴克利克利斯(Buckley Crist),收到了邮政局退回的一个包裹。 这个包裹寄往芝加哥大学,但是收件人查无此人。克利斯教授不记得寄过它,可是发件人却写着自己的名字。他叫来了学校的保安。保安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颗炸弹,立刻爆炸了。保安身受重伤。 此后的18年,这样的案件一再发生。凶手一共寄出了16枚邮件炸弹,共炸死3人,炸伤23人。袭击对象主要是大学的理工科教授,所以凶手被称为大学炸弹客(Unabomber)。 FBI 想尽办法要抓住凶手。十几年的调查中,动用了500名特工,误抓了200多名嫌疑犯,查访上万民众,接了2万多通检举电话,花费500万美元,但是一无所获。凶手非常小心,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这个案件成了FBI 历史上最昂贵的调查之一。 1995年4月,凶手又一次作案,一次性寄出了四样东西:两个邮件炸弹,炸死了加州林业协会的总裁吉卜特莫里,炸断了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大卫加勒特的几根手指;一封警告信,警告1993年诺贝尔奖获得者遗传学家理查罗伯特和菲利普夏普,要求他们立刻停止基因研究;一篇发给《纽约时报》的长达3.5万字的文章,承诺如果美国主流媒体一字不改地全文刊登,他就将永久停止炸弹袭击。 FBI 局长和美国司法部长最终同意刊登这篇文章。1995年9月19日,它发表在当天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题目叫做《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Industrial Society and Its Future)。 读者惊讶地发现,这居然是一篇充满思辨的哲学论文,作者明显受过学术训练。论文声称,工业革命带来的是人类的灾难,技术使人类丧失自由,最终将导致社会的动荡甚至毁灭,人们应该摧毁现代工业体系。这就是凶手为什么袭击大学教授的原因,因为他们推动了技术的发展。 更让人吃惊的是,这篇论文很有说服力。许多人开始认真思考作者的观点,主流的知识分子杂志(比如《大西洋》、《纽约人》)专文讨论它。那位被炸断手指的耶鲁大学教授大卫加勒特承认,文章的推断不无道理,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未来,也许真的险恶重重。Java 语言的发明人计算机学家Bill Joy 则说,他对文章预言的未来深感困扰。艺术家更是深受影响, 后来的许多小说和电影(比如《黑客帝国》),都能看到这篇论文的影子。 论文发表以后,FBI 收到一条线索:有人举报,该文的写作风格和论点,很像出自他的弟弟泰德卡辛斯基(Ted Kaczynski)之手。 1996年4月3日,卡辛斯基在蒙大拿州被逮捕,他住在远离人群的荒野之中,自己搭建了一个小木屋,里面堆满了炸弹原料。至此,邮包炸弹案宣告破案。 卡辛斯基的人生很不寻常。他生于1942年,从小就具有超人的数学天才, 16岁被哈佛大学数学系录取。 1962年进入密歇根大学攻读数学博士,只用了几个月就拿到了博士学位。指导教授说他的博士论文十分深奥,全美只有十几个人能看懂。25岁时,他被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聘为助理教授,是该校史上最年轻的教授。 卡辛斯基在柏克莱只待了不到2年,就辞职了,没有任何理由。他从此脱离学术界,过上了离群索居的生活,1971年,在父母的资助下,他在蒙大拿州一个偏僻的山区盖了一间小木屋,搬到那里去住了。屋子里没有电灯、电话、自来水。平日里他吃自己种的菜、猎捕的食物,晚上点蜡烛看书,砍柴做饭取暖。1978年,他在那里寄出了第一个邮件炸弹,攻击目标是在图书馆里面随机选择的。…

Read more

诬陷女室友要炸飞机 华裔男子被捕不得保释

因今年8月涉嫌谎报女室友要炸飞机,现年36岁的核桃市华裔男子顾宁(Dino NinKu,译音)上周五(22日)在家中被捕,目前面临虚假威胁航班以及向执法单位提供虚假信息的重罪指控。此事件中遭诬陷的23岁富乐顿州大(Cal State Fullerton)女留学生H.L.,之前在中国签证遭撤销后,重新获颁学生签证,如今已经顺利返回学校。 在法院起诉书中,根据联邦调查局(FBI)探员Wess Brooker经手的一份报案纪录显示,今年8月5日,顾宁向韩亚航空(Asiana Airlines)、国土安全局(U.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及洛杉矶警局报案,称目前在中国青岛、即将在8月19日返美的室友H.L.正筹划一起恐怖袭击,准备将从中国青岛途经首尔转机回洛的某航班炸掉。报案者提供了”计画恐袭者”详细的航班号、座位以及起飞、落地时间。 法院文件还提到,航空公司在接到顾宁提供线索后转交警方,包括国土安全局、联邦调查局、洛杉矶市警局以及中国、韩国在内的数个执法机构联合展开调查,而调查反馈信息矛头均指向所谓的恐怖分子H.L.。国安局发现,在洛杉矶市警局匿名报案系统中也有类似一则信息,而该消息是通过H.L.的网路发出,明确指出”正筹划将美国本土某公共建筑毁灭”,而航空公司方面则从报案者那里听说”恐怖分子在美国曾经招兵买马”。 在随后的调查中,执法机构发现事出蹊跷,便最终找到报案者顾宁核实,最终顾某向联调局调查人员全盘托出此次虚假报案、诬陷目前女性室友H.L.的犯罪事实,警方随后于上周五在顾宁家中将其逮捕,目前仍在监狱羁押,且不得保释。 事件中受到无妄之灾的23岁中国女留学生H.L.,事发之初在中国续签时签证遭到撤销,而随着案情水落石出,想返美攻读研究生的她已经在上月28日返回南加州。她透露,与顾宁的相识是在2016年之初,当时两人是同事都在中国某公司就职,随后2017年初两人均来到美国,并在核桃市暂居且成为室友。谈到此次遭受诬陷她回忆,她和顾宁在生活中有许多意见不合,怀疑顾还曾虐待过自己家宠物犬,现在想起来顾宁还曾多次向她有过性暗示。 H.L.表示,她此次返回中国大陆前,顾宁的妻子就曾经多次询问过她确切的回洛日期、航班信息等等,且每一次顾宁都在场,定能记住这些信息。目前顾宁在押且不得保释,如果两项重罪起诉全部成立,他将面临超过五年牢刑。…

Read more

金胖闹不清川普虚实 走后门找美专家分析

据《华盛顿邮报》9月26日报导,朝鲜政府官员正在动用各种后门渠道,向与共和党关系密切的美国专家进行咨询。 一位分析家对该报表示:“朝鲜的首要担忧是川普(特朗普)。他们无法弄清他的虚实。”朝鲜的问题包括:为什么川普总统最亲密的顾问,如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和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却经常与总统意见不一呢?川普再三警告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而马蒂斯强调,美国还是寻求通过谈判解决朝鲜问题。 朝鲜已经接触过的美国专家包括前中央情报局分析家克林格纳(Bruce Klingner),他现在在保守派传统基金会智库工作,以及帕尔(Douglas H. Paal),他曾经在前共和党总统里根和布什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中任职。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两人都拒绝了朝鲜的咨询要求。 克林格纳说,朝鲜尝试向美国专家和前任官员进行打探,他拒绝了邀请,他说朝鲜应该直接与美国政府联系。 参加过朝鲜双边谈判的前国务院官员雷维尔(Evans Revere)说:“我自己的猜测是,他们对美国政策方向有些困惑,所以他们试图通过各种渠道打探虚实。” 今年夏天访问朝鲜的《纽约客》记者奥斯诺斯(Evan Osnos)说,平壤负责解释美国政治、声明和国防政策的专门官员似乎无法摸清川普。 朝鲜驻联合国高级外交官员朴成日(Pak Song Il)对奥斯诺斯表示,他们看不清川普虚实。…

Read more

Sections

Shows

Local News

Tools

About Us

Follow Us

Skip to toolbar